<th id="sqzaw"></th>
  • <span id="sqzaw"></span>
  • <button id="sqzaw"><tr id="sqzaw"><u id="sqzaw"></u></tr></button>

      1. <th id="sqzaw"></th>
      2.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12/ 29 08:23:23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衛國飛天,托舉有我:回望中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一甲子

        字體:

          頭頂星空,頻傳佳訊:中國航天員乘組實現“太空會師”,中國空間站將建成全人類的“太空家園”,北斗系統完成全球組網,探月工程擬在月球背面采樣、在月球南極“逐水”……“中國航天”發展提速,躋身世界第一方陣。

          航天發展,動力先行。為中國“飛天夢”提供不竭動力的中國航天固體動力事業,又在天地之間,劃出了一條怎樣的軌跡?

          從此“東方紅”

          電影《我和我的父輩》中,科研人員將我國固體動力事業的起步寫成詩:渺小的塵埃是宇宙的開始,平凡的渺小是偉大的開始。

          1962年7月1日,在四川瀘州一個山江環繞的小鎮,中國第一個固體火箭發動機專業研究所——隸屬國防部五院的固體發動機研究所正式成立,1963年12月3日,又升級為“國防部五院四分院(固體發動機研究設計院)”,后來發展為今天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第四研究院,簡稱“四院”。

          “沖天”大業平地起。四院人既是技術員又當泥瓦工,和泥、搬磚、吊線,在山巒間的一塊空地上,壘起三堵矮墻圍成的小瓦房。

          中國第一座固體火箭發動機試車臺,“只有一張雙人床大小”,四院人李棟林描述:“小瓦房里,用水泥砌了一個長約70厘米,寬、高各約40厘米的小墩子,中間留一個土坑,看起來還不如農家的小鍋臺‘氣派’?!?/p>

          發動機點火試車時,噴口朝上、頭朝下,撅著屁股埋進“鍋臺”里“拱火”。就在這簡陋的試車臺里,技術員們完成了一發發熱試車、“冷試車”、水壓試車,又“發明”出水泥管架成的火工品庫房、草棚搭起來的裝配車間、油毛氈蓋出來的膠卷沖洗暗房……

          “土法上馬”,是為了“馬上頂用”。

          1965年7月,由四院時任副院長、火箭專家楊南生率領研制的中國固體事業的“頭生子”——直徑300毫米固體發動機,在靶場打出的6發試驗彈全部圓滿成功。這標志著中國有自己的固體發動機了,中國有研制固體火箭的能力了!

          這是中國固體火箭事業從無到有的歷史性突破。錢學森出席四院會議時興奮地說:“你們自力更生,不經仿制,短短幾年就獲得很大成功。這是很了不起的,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那時,王士寶大學畢業分配到四院剛2年?!盀o州地處長江之畔,山清水秀、空氣濕潤,是魚米之鄉,我感覺就像生活在天堂?!彼f。

          可大家越來越發現,多個研制和生產環節“喜干不喜濕”。

          選擇“宜家”還是“宜業”?縱然心有不舍,四院人還是收拾好了行囊——1965年,全院北遷,向內蒙古一個叫“南地”的偏遠小村莊進發。

          那一年,國家實行院部合并,四院脫離了部隊建制,集體轉業,不少同志套成地方級別后工資下調。王士寶也換下了引以為傲的軍裝,把紅帽徽和紅領章包了又包,珍藏起來。

          同年,中國正式提出要發射自己的人造地球衛星。此前,蘇聯發射的首顆人造衛星重83.6公斤,美國的重8.2公斤。而我們要發射的人造衛星,重達173公斤。重量的背后,是技術的較量。國家決定以兩級液體發動機加第三級固體發動機,構成我國第一枚運載火箭“長征一號”,將人造衛星送入預定軌道高度。

          這第三級發動機的研制任務,四院當仁不讓。而要完成這個任務,就要將發動機直徑從300毫米一下增加到770毫米。

          尺寸倍增可不那么簡單,推進劑配方要跟著變,殼體要保持勻速自轉,還要能在真空狀態下工作……楊南生又率領人馬,一頭扎進這個艱巨又光榮的任務。

          “由于長期在風沙、嚴寒中奔波,楊南生的右腿患上嚴重的坐骨神經痛無法行走,他便用右腳踩住自行車腳蹬,左腿一下一下劃拉著往前走,來回奔波于生產、試驗現場,帶著科研人員和制造工人們,沒日沒夜地啃這塊硬骨頭。大家笑稱這是‘荒漠走單騎’?!泵貢只貞?。

          1970年4月24日,“東方紅一號”衛星發射成功,三級發動機合力將其準確送入預定軌道,中國面向宇宙唱響《東方紅》。

          當年的“五一”勞動節前夕,技術員陳克明、女工李德春代表四院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慶典。晚上八九點鐘,錢學森舉頭望天,向毛澤東、周恩來指出衛星所在的空域,那里,一個小小亮點朝祖國首都的上空飛掠而來。

          “東方紅一號”劃出的軌跡,永遠鐫刻在歷史的天空中。兩千多年前就曾發出“天問”的中國,自此進入太空時代。

          伴虎終降虎

          進入20世紀70年代,為響應國家三線建設的號召,四院開始了新一輪搬遷——大部遷往陜西藍田輞川鎮,固體推進劑研究所遷往湖北襄陽郭峪山溝。兩地選址遵循同樣的原則:山、散、隱、洞、羊拉屎。

          固體推進劑研究所堪稱“守在航天三線建設最苦的點”。它,有何特別?

          向宇宙星辰的奔赴,始于地面上的光與燃。通過一系列化學反應產生推力,才能一飛沖天,這就是發動機。對固體發動機而言,推進劑堪稱最核心的技術之一。

          固體推進劑穩定性好、機動性強,十分有利于武器裝備,大國爭相研制,并對技術嚴加封鎖。

          在錢學森的指導下,推進劑負責人李乃暨等帶著大家從所有能搜集到的資料中捕捉“微乎其微”的線索,硬是憑著幾個語焉不詳的詞組,分析出固體推進劑的研制路徑。推進劑專家、后來成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的崔國良又成功設計出新配方,改良了推進劑的性能。

          20世紀七八十年代,推進劑配方研究室時任主任袁人銳主持研制的中能推進劑,支撐起中國第一型固體戰略導彈也是第一型潛射導彈“巨浪一號”的發展。

          推進劑直沖云天的偉力,也正是它的危險?!霸跇I內,推進劑被稱為‘火老虎’,稍微不對它的脾氣、引發爆炸,它就能頃刻吞噬周遭的一切?!蓖七M劑專家龐愛民說。

          過度摩擦、碰撞,都可能引燃推進劑,磨刀石大小的一塊就足以將房間夷為平地;高度敏感、易爆,一種純化狀態的關鍵組分經劇烈搖晃就會爆炸,試管中一點點肉眼不可見的殘留,就能將清洗液炸到天花板上。郭峪山巒疊嶂的地形,為推進劑研究提供了天然的“防爆墻”。

          其中,配方研制過程中爆炸的概率最高?!白龈鞣N配方配比實驗,就是摸脾氣的過程?!?0世紀80年代,高能推進劑配方研制負責人祝一辰總是親自上手研制配方。

          移動運輸過程也可謂步步驚心。祝一辰劃下紅線,轉運易爆炸的關鍵組分時,必須一人持紅旗或戴紅帽在前方開道,持送人員用左手托量杯底部、右手緊握量杯,隨其后小步慢行,將晃動降到最低,也避免進出門口和轉彎時發生碰撞。

          固體推進劑俗稱“藥”,但這種藥不治病,反而有毒。裝藥車間的工人們跟它接觸久了,會掉發、嘔吐、嗓子癢?!安皇遣恢牢kU,但國家需要它,再危險也得上?!毖b藥車間退休工人溫榮書回憶說。

          偏向虎山行,需要勇氣和奉獻,也需要底氣和實力。

          “以我們現在對推進劑特性的認識,只要科學操作,嚴格按要求做,就不會出現安全事故?!彼脑汗腆w推進劑研究所時任副所長侯林法反復強調。1989年底,侯林法親自操作,又抱著合成的反應瓶從六樓走到三樓,用行動證明“降虎之道”。

          很快,侯林法又親手安全合成20克高能固體推進劑原材料。這小小的20克,將中國固體推進劑事業推進了“高能”時代。

          始于中國第一代推進劑專家劉國雄、李志剛的“高能”探索,從20世紀70年代起步,戰勝了藥柱裂紋、脫黏、鼓泡、不穩定燃燒等一眾“攔路虎”之后,經全國大協作終于使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個掌握相關技術的國家,成就了我國固體導彈性能的歷史性提高,換來了中國在這一技術領域站到世界最前沿的格局。

          四院人是守著山溝溝,取得這些成就的。

          那時,在山溝里生活,最怕的是下大雨。有時大雨連下幾天,山間處處掛著“瀑布”,裹挾著泥石沖向馬路?!奥芬粩?,幾天出不了山,蔬菜斷了頓,我們就把吃完西瓜剩下的瓜皮炒了當菜吃?!睆男‰S父母在郭峪生活的張華麗說。

          自制蜂窩煤、動手磨豆腐、周末上山打柴、用粗水管制作籃球架,一度都是大山里的“時尚”。

          子女教育也是難題。自辦的子弟學校成了下一代上學的唯一選擇,但鮮有專業的老師,多由各研究室輪流派技術人員來充當,講課方言五花八門?!拔遗畠簭囊荒昙壍匠踔挟厴I,有8任語文老師、10任數學老師,沒有美術老師,沒有能識簡譜的音樂老師?!彼脑和诵萋毠こ少F斌說。

          平出一片山頭,建起一排房子就是學校,沒有操場、圖書館、實驗室,沒有山外的大千世界,四院的子女們從小就接受著特殊的、關于奉獻的“言傳身教”。

          以現在的眼光看,四院人長期“身在苦中”,但他們并“不知苦”。

          “那個年代,充滿了樂觀主義和助人為樂的精神,同事之間互幫互助,處得像親人一樣?!币讶腚q笾甑耐醣焙?,是固體推進劑研究所的老專家?!拔覀冞@代人,證明了中國人不比外國人差,破除了迷信,建立起自信,再怎么艱苦也值了?!?/p>

          燃盡最后“一口氣”,來完成自己的“高光”使命。這是推進劑的“命運”軌跡,它的創造者們最懂。

          2022年7月,王北海和同樣白發蒼蒼的老同事們,從襄陽來到西安,參觀航天固體動力事業暨四院創建60周年成就展。他們是特殊的觀眾,因為墻上的事跡、展臺里的實物、照片中的里程碑瞬間,都是他們傾盡所能,親手締造。

          此刻,在展館內,王北海這位為我國高能固體推進劑研制立下汗馬功勞的老前輩,謝絕“功臣”之說,不認“奠基人”之贊,只是微微揮著顫抖的手,含著笑,淡淡說:“我們這輩子,沒白活?!?/p>

          托舉長箭嘯

          1965年年底,王士寶和四院大部隊到了內蒙古。

          不見詩歌中的“風吹草低見牛羊”,而是“一天進嘴四兩土,白天不夠晚上補”,粗糲的沙子打在臉上如針刺一般?!白钜o的是把科研生產設備蓋上、包好,等風沙過去后,再重新擦洗干凈?!痹螐秃喜牧涎芯克L的劉志學說。

          也沒有傳說中的“牛奶當水喝”,“見不到大米,吃的基本上只有蘿卜、土豆、白菜、‘鋼絲面’,誰家的粗糧窩窩頭沒做好,能把地面砸個坑?!蓖跏繉氄f。

          住的是“干打壘”,四處漏風,蓋兩床被子、穿大衣入睡,依然會半夜凍醒。阮崇智在回憶錄中記載:冬天生了爐火以后,屋頂掉泥,床下結霜,摞在墻角的書凍在一起,要用斧子劈開。

          可最為艱難的,還是儀器設備和工具的匱乏?!按蠹颐爸S時會燃燒、爆炸的危險,在農家的石碾盤上碾磨化學材料?!?966年分配到四院工作的老職工徐桂林說。

          “當時腦子里也沒想條件艱苦不艱苦,也沒什么心理落差,就是一句話:國家需要,我們就干?!蓖跏繉氄f。

          也正是從那個年代起,楊南生以及后來成為四院院長、中國科學院院士的邢球痕等人著手推進直徑1.4米固體發動機的研制,1982年10月12日,“巨浪一號”成功由潛艇水下發射,標志著中國成為世界上第五個擁有潛艇水下發射核導彈能力的國家,具備了二次核打擊能力。

          第二年,楊南生、邢球痕領銜的直徑2米綜合試驗發動機在四院秦嶺三線新基地試車成功,打破了美蘇在這一領域的技術封鎖和壟斷。

          同一時期,四院技術裝備和工業化水平不斷提高,固體發動機生產日益擺脫“小爐匠”式的手工勞動,全面進入精密化大工業生產,甚至有了生產發動機金屬殼體的“亞洲第一爐”。

          各種捷報都指向同一結論:我國已具備研制大型固體發動機的能力。

          20世紀80年代中后期,我國新型遠程固體洲際導彈正式立項。四院時任副院長葉定友掛帥指揮,四院人開足馬力,研制進展很快。

          然而,在一次階段性試車前夕,發動機出現推進劑明顯脫黏現象。脫黏是固體發動機的一大“強敵”,會導致發動機被燒穿甚至爆炸,是多國研究者都曾遇到的難題。解決脫黏難題,有時需要對已經裝藥固化好的發動機燃燒室進行挖藥修復。

          所以業內專門有一個崗位——藥面整形。整形師傅們要拿著專用刀具,在“火老虎”頭上動手術:下刀太快或切得太厚,產生的靜電會將推進劑引燃,而“不太厚”的標準是均勻的0.2毫米,鏟下的藥面拎起來都能透光;手指、手掌、手腕、大小臂、肩部任何一個微小的動作變形,都有可能在端面留下凹痕、不平整等缺陷,進而影響推進劑燃燒狀態,導致發動機“一失萬無”。

          “由于這些嚴苛的條件,即使是現在眾多自動化整形設備投入使用后,依然有部分情況要依靠人工操作?!彼脑貉芯堪l展部部長董新剛介紹。

          而那時,更是一個要依靠技術過硬、經驗豐富師傅的關鍵時刻。裝藥廠副廠長郝增海、廠里著名的“一把刀”王廣仁、后來成為“感動中國人物”的徐立平等20多位師傅組成挖藥突擊隊,從里到外都穿上純棉制品,腳腕系上一根靜電導線,葉定友、阮崇智兩位副院長也先后鉆進了發動機。

          在“火老虎”的胸膛,在比肩膀略寬的芯孔中,以每一刀必須小于0.5毫米的厚度,向脫黏部位逼近。芯孔的上下左右都是推進劑,化學氣味過于刺鼻,眼睛也會被熏得酸脹甚至視力模糊,所以每人每次最多只能操作15分鐘。

          “里面就像另一個世界,安靜得讓人恐懼。能聽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聲,感覺太陽穴的血管也跟著一起跳,‘嗵嗵嗵’的,震得耳膜疼?!毙炝⑵秸f。

          突擊隊終于在刀尖上取得了勝利。此后,阮崇智等人經反復研究試驗,極大降低了脫黏出現的概率,發動機質量穩步提高。

          “攻破一個技術難關可能要耗費數年,一項研制工作可能凝聚著數百人的心血,我們的產品就像自己養的孩子一樣?!倍聞傉f,發現再小的瑕疵,再費勁也要修復,絕對容不下“哪怕0.1顆沙子”。

          1999年8月2日,中國新型固體燃料陸基遠程洲際戰略導彈首發試驗圓滿成功。10月1日的“世紀大閱兵”中,新型遠程洲際導彈方陣壓軸出場,自豪地接受全國人民的檢閱。

          如今,四院的固體發動機已形成覆蓋戰略、戰術、防空、反導及宇航等全應用領域、多尺寸、寬射程、系列化的產品體系?!敖鹋瓢l動機”用扛鼎之力,助力筑起我國空中、陸上、水下全方位的“鋼鐵長城”。

          2022年3月29日,采用4枚2米2分段固體發動機的我國首型固液捆綁固體動力運載火箭CZ-6改首飛成功,標志著固體動力進入我國主流宇航運載火箭領域。

          “都說‘固體動力的春天來了’,我覺得現在不僅是春光明媚,還春暖花開,各項成果百花爭艷?!彼脑喊l動機研究所所長王健儒感慨。

          山高人為峰

          其實,你也許早就見過四院的“火”。

          2008年5月8日,北京奧運火炬“祥云”登頂珠峰,奧運圣火在前所未有的最高海拔熊熊燃燒,那至關重要的引火器,正是四院的杰作。

          珠峰氣溫-40℃,只有0.3個大氣壓,氧氣稀薄,常年12級大風。引火器就要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從圣火燈中引出圣火,還要保證火炬“點得著、看得見、不會熄”,難度就好比在狂風中劃燃一根火柴,還要讓它燃得旺。

          由于為我國多項航天工程研制生產過各類航天點火器,四院被選中“挑戰不可能”。

          攻關組向珠峰發起了一場特殊的“攀登”。為了模擬“風刀霜劍”,他們把電風扇開到最大檔,一次次做點火試驗;又拿來淋浴噴頭,給點火器兜頭“澆涼水”……

          最終,攻關組交出一款能夠自產氧氣、持續助燃的引火器,即使將其浸泡在水中也照樣能生火點燃,并且燃燒中沒有明顯煙塵和氣味,完全符合“綠色奧運”的理念。經19名登山隊員傳遞,奧運圣火終于燃燒在世界之巔,成為奧運史上的經典一幕。

          “高大上”的航天科技,早已深入平常百姓家。

          四院研制的固體發動機,助推中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第一顆試驗通信衛星、第一顆氣象衛星在天上“各就各位”,電話、電視、廣播、天氣預報等才開始走進千家萬戶,成為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將推進劑工藝加以改變,便是“四院牌”汽車安全氣囊氣體發生器;把氣囊“穿”在身上,再加上傳感器、芯片等,便是能為老年人跌倒提供防護的智能穿戴設備;發動機喉襯材料可用來制作飛機炭/炭剎車盤,碳纖維及其他高端精細化工材料可生產成無人機翼、汽車玻璃膜、建筑用窗膜,甚至是輸送油氣用的陸上海底雙金屬復合管道;高精度傳感器技術轉化一下,便有了北京大興機場高速公路入口的高速動態稱重系統;還有固體氧氣救生裝備、航天智能滅火裝備、各種防腐蝕耐燒蝕抗沖刷涂料……

          “航天科技讓生活更美好”,四院一直在行動。

          2019年8月17日,由四院提供全部四級固體主發動機的商業航天運載火箭捷龍一號首飛成功,這也是首次由四院完成火箭全箭總裝總測任務的運載火箭發射任務,是四院拓展商業航天發射市場的又一里程碑。

          2020年9月25日,四院旗下有了首家上市公司——陜西中天火箭技術股份有限公司,進一步提升在資本市場的“造血”能力。該公司不僅有增雨防雹火箭,還有從低空、中空到臨近空間的探空火箭;不僅填補了我國輕型制導火箭領域的空白,還實現了小型精確打擊武器系統和制導火箭出口零的突破。

          2022年9月22日,四院成功研制并率先交付國內首個直徑3米的新能源鋰電銅箔核心裝備陰極輥產品,這是繼2016年攻克直徑2.7米陰極輥、一舉打破國外企業壟斷后,再次填補國內技術空白。

          也是在今年,12月9日,捷龍三號運載火箭在黃海海域騰空而起,將14顆衛星送入預定軌道。這是迄今我國以固體動力為主芯級起飛量級最重、運載能力最大、發射場適應能力最強的固體運載火箭,四級固體發動機全部由四院提供。

          “前段時間,我去靶場看了一次試車,現在的條件跟過去比,真是天壤之別。我心里這個高興??!”王士寶說。

          四院人的工作環境也得到了極大改善。1989年,隨著事業發展壯大的需要,四院開始分批搬出大山。固體推進劑研究所,遷到了襄陽市郊;四院大部隊歷經十余年,于2001年基本搬遷到西安。

          近半個世紀南渡北征,外號叫“搬家院”的四院,烙著國家和時代的印跡,輾轉半個國,又隨著國家和時代的發展,越來越現代化。

          “神舟”生命塔

          如今,王士寶已年過八旬,背微駝,思維仍然敏捷,說話簡短有力,透出當年“王總指揮”的果斷與睿智。這些年來,他擔任過四院副院長,是中國載人航天工程逃逸發動機項目等多個重大項目的總指揮。

          載人航天,一個極端重要的考量便是保障航天員的生命安全,而對科研人員來說,公認“最難的題”也正是關鍵時刻能帶航天員脫離險境的逃逸系統。那是結構極為復雜的動力系統,由5種型號十余臺固體發動機組成,其中最主要的10臺發動機研制生產任務,落在了四院肩上。

          而在四院內部,這回“最難的題”,大概就是異型復雜結構發動機殼體、噴管等的材料和加工工藝。在一些彎折部位,噴管要能耐得住超過3000℃的高溫,承受得了相當于數千發子彈瞬間齊射的沖擊力。

          已有的絕熱材料不足以扛住這樣的“烈火彈雨”?!氨U虾教靻T生命安全的逃逸發動機必須具備最高的可靠性,現有材料絕熱層的性能達不到要求,那就攻關新的技術路徑?!苯^熱層工藝組組長王慶利說。她是王士寶的大女兒,一直在車間一線工作,當時的她有孕在身,高強度的工作、長時間接觸化學氣體,讓她每天都要經歷幾次劇烈的嘔吐。

          數十種材料需要遴選,上千次地進行配方組合試驗,數以萬計的測試數據需要計算比對……終于,應用了新型復合材料和絕熱材料的主逃逸發動機,如期站上了試車臺。

          點火啟動,機器轟鳴,白煙騰起,3.2秒的設定工作時間過后,發動機依然穩穩當當地站在那里。位于山間的試車臺上,煙塵水汽剛剛散開,一個身影就從百米開外的控制室沖了過去。

          他是逃逸系統發動機總設計師陳立學。站在試車架前,陳立學伸出右手,摸了摸發動機噴管的彎管部位。以往,這個部位曾被灼得發藍,甚至燒穿。

          此刻,只見他轉過頭來,興奮地朝同志們高喊:“很好!不燙手!哈哈哈……我覺得這次應該成了!”

          幾天后呈報的檢測結果證明,四院的新型殼體材料和絕熱材料,真的成了。從神舟一號到神舟十四號,四院研制生產的逃逸系統動力裝置參加了全部發射任務,被譽為航天員的“生命之塔”。

          不獨“神舟”,近年來,“天宮”空間站、“問天”“夢天”試驗艙、“天舟”貨運飛船“穿戴”著四院研制的艙體全套結構密封系統、機械臂傳感器等出征太空,“嫦娥五號”月球探測器、“祝融號”火星車搭載著四院提供的電機組件、特種壓力傳感器等,獲得了月面采樣、火星車越障的關鍵動力。

          戈壁深處的靶場試驗,也有四院人的貢獻。

          戈壁灘的夏日“熱情似火”,地表溫度接近50℃,人連呼吸都覺得灼熱,大家喝上幾支藿香正氣水,繼續埋頭測參數、鋪設備;冬天又“無比凍人”,一些設備都凍得無法啟動,大家將這些“冰疙瘩”抱在自己懷里取暖,用已凍得像胡蘿卜般紅腫的手,將每個部件的位置和角度都安裝無誤。一次,試驗大隊就地留下過春節,沒有搟面杖,就用甘蔗棒搟面包了頓餃子。

          “我們年輕時忙工作,對孩子的照顧太少了?!闭f起女兒在攻關中的表現,王士寶這么起頭,“但從他們后來的成長來看,這代人還是不錯。獻了終身獻子孫,我的女兒依然為航天事業做出了貢獻?!?/p>

          其實,每一代航天人都有自己的任務和挑戰。載人航天工程開展初期,王士寶和其他航天專家出國考察時,第一次見到了逃逸塔,但只看到了外形?!巴夥絿栏癖C?,連我們走近細看都不讓,更別說交流內部結構和工藝細節了?!蓖跏繉氄f,外方不愿與中國分享技術,只愿意向中國供貨,要價還高得離譜。

          我們自己干!專家們當即就下定了決心——關鍵核心技術買不來、要不來,買來的一定不是最先進的,伸手要永遠沒有超越的那一天。

          當初,四院研制殼體、噴管等的材料也是“土法上馬”,科研人員從縫被子的線團入手,并和當時的紡織部相關單位協同攻關,最終研制出纖維纏繞復合材料殼體。

          后來,隨著需求牽引、項目牽引,曾任四院副院長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侯曉帶領四院復合材料研究團隊,自主研制出國產化芳綸纖維材料,耐高溫、耐酸耐堿、強度高、自重輕,保障了新一代戰略戰術導彈裝備建設的需要;又緊跟國際先進水平不掉隊,自主研制碳纖維材料,逢山開路、日拱一卒,促進我軍裝備的迭代升級。

          “回頭看,當初科研條件差、起點低,但我們‘咬定’科技自立自強,踏平一切溝溝坎坎,就這么走過來了,成功了?!蓖跏繉氀哉Z鏗鏘,“先進科技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中,別人都靠不住?!?/p>

          “讓我們驕傲的是,我們通過自力更生、以我為主,形成了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航天固體動力核心技術體系和工業體系,實現了關鍵核心技術100%自主可控,杜絕了軍工動力‘心臟病’問題?!秉h的二十大代表、四院院長任全彬說。

          而材料科學的進步,是未來發動機取得突破最有希望、最有想象空間的方面之一?!罢业揭环N適用的工質以后,《三體》《星球大戰》中遨游星際的科幻場景都可能變成現實?!蹦贻p的四院復合材料研究所研發中心主任張承雙說。

          祖國知道我

          就像航天飛船由成千上萬種零件組成一樣,航天事業除了需要科研人員的“起屋架梁”,也離不開生產工人的“一磚一瓦”。

          每一個部件都不能有偏差,每一個步驟都不能有紕漏,每一個小數點都不能錯,每一個一毫米都不能誤,連一根頭發絲都是不能亂入的多余物。航天界每一個矚目成就的背后,都有許許多多大國工匠默默無聞的奉獻。

          “80后”高級技師賈王斌在鏜工組從事數控加工,在多個技能大賽中名列前茅,能用數控機床雕刻出鬃毛飛揚的馬、豐采流轉的人像、字帖般的古詩行。他很愛鉆研技術,用他的話說就是“要不斷挖掘設備的潛能,不能把轎車開成三輪車”。

          20世紀80年代,四院信息化、智能化的種子在輞川大山里萌發。如今,三維模型代替了手工繪圖,“黑燈工廠”無人值守生產模式代替了工人的“5+2”“白加黑”,自動化生產線“一周的產量頂上過去工人干一年”。

          近些年,四院每年都會推進多項“手工面對面”生產改革方案,對風險較高的崗位盡量用機器換人,改善生產和工作環境,提高本質安全和質量水平。

          賈王斌的5名徒弟已成為國家技師?!拔覀冞@兒根本不存在‘教會徒弟餓死師傅’,我巴不得徒弟們都比我強,這樣中國航天才能更強?!辟Z王斌說,每個車間都有自己的“亞文化”,“我們車間的是‘我為尖刀,久經磨礪,今朝用我,用我必勝’?!?/p>

          徐立平大概是四院最知名的一線工人,除了“感動中國”,他還獲得過“時代楷?!薄白蠲缞^斗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眾多殊榮。

          其實,四院有一批技術絕倫、經歷不凡的“徐立平”。比如總裝車間的劉浩,由他率領裝配出的發動機,一直保持著產品合格率、靶場飛行成功率100%的紀錄;再比如裝藥車間的池新連,不僅是藥面整形,推進劑裝藥的整個加工流程他都能參與,名副其實的“多專多能”。

          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由于崗位的特殊性,四院人不會站在舞臺上享受鮮花和掌聲,評職稱、評待遇、發論文也會受到一些限制。

          “航二代”曾勇在推進劑膠化崗已經干了27年,曾在一場突發爆炸后挺身而出,到情況不明、兇吉不定的現場排險。他愛看軍事頻道,電視里有閱兵式時從不換臺。透過屏幕,他能看出哪些“鎮國利箭”中有他和同事們出過的一份工,但他已習慣把這份航天人的“專屬榮耀”埋在心里。曾勇記得小時候,父親有時會帶回家一個新臉盆或新茶杯,上面寫著紅彤彤的“二等獎”“成功”“慶?!?,但他并不清楚父親的工作是什么、經歷了什么。

          那年,凝聚著全體四院人心血的裝填著高能固體推進劑的全尺寸大型發動機試車成功,幾天后,積勞太久的祝一辰突發腦溢血,癱瘓在床。多年后,他回憶起新中國成立50周年時,天安門廣場上那場盛大的閱兵式。他靠在沙發上,目光炯炯,心里淡然:“我們為國家做出了貢獻,外面人肯定不會知道,但是國家……知道我們!”(記者王若辰)

        【糾錯】 【責任編輯:施歌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0601129239838
        在线免费艹啪

        <th id="sqzaw"></th>
      3. <span id="sqzaw"></span>
      4. <button id="sqzaw"><tr id="sqzaw"><u id="sqzaw"></u></tr></button>

          1. <th id="sqzaw"></th>